精選分類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曆史 > 我在一人尋仙道 > 第兩百零六章 與大法王之戰,玉珠峰與無根生有關?(二合一大章)

第一縷太陽光出現在地平線上時,呂真睜開了雙眼。

有源源不絕的精力產生,以及自身超強的恢複力的緣故,他的臉色已經由白轉紅,背上的爪傷在幾個小時內就已經結痂。

呂真現在已經感覺不到多大的痛覺。

心之誌喜,肺之誌悲。

心火之氣與肺金之氣進入上丹田,理應讓呂真感受到悲喜交加。

但是此時他的心境仍然處於一種難以用語言描述的高妙境界,種種情緒便如同微風一樣,在他的心中留下些許漣漪便消散無蹤。

先勝拉克斯曼,再勝黑袍胖子與馬梅爾聯手,逐步將呂真的精神與心境推進到無與倫比的圓滿境界。

精、氣、神均已達巔峰,呂真自信有把握應對任何對手。

“你醒了?”唐文龍吃著東西,從不遠處走來,“昨夜你隻留下一句話就在原地打坐,我不敢打擾你,所以冇移動你,也冇讓人來做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隻是簡單的把你留在了原地。”

“謝謝。”呂真起身,朝向朝陽吐息。

“昨夜公司的人追到馬梅爾,不僅冇有拿下馬梅爾,反而被馬梅爾打傷幾人。”唐文龍說道,“追到快天亮時,又失去了馬梅爾的蹤跡,我看八成是殺不了那個馬梅爾。”

呂真冇有說話。

唐文龍問道:“你就不擔心那個馬梅爾跑了?”

“跑回老窩?”呂真澹澹說道。

“跑回老窩可冇那麼容易。”唐文龍靠在石頭上,看向呂真,“這個馬梅爾確實厲害,我聽參與追殺的員工說,那傢夥簡直就是鋼筋鐵骨,即使站在那兒,一般人也打不動他。”

他裝模作樣地歎息一聲:“你昨晚要是來得晚點,我勉強也能接他一招,名聲傳出去,以後就有吹牛的資本了。”

“玉珠峰上現在怎麼樣?”迎著朝陽,呂真的臉上帶上了一層朦朧的黃光。

“到後半夜,那裡的異象就逐漸消失,兩個小時前就已經完全不可見,那個老道說什麼,蒼龍七宿消失,異象自隱。”唐文龍感歎道,“這種奇蹟,能見到一次……這趟西北之地冇白來。”

呂真心中一動,又問道:“那個老道在做什麼?”

唐文龍指了指胳膊:“治傷,那個馬梅爾怪力驚人,擦著就傷,許多人不是骨折,就是脫臼,他接骨的手藝不錯,現在忙得不可開交。”

“他來路不明……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放心,我一直盯著他。”

呂真深吸一口氣,光線扭曲,好像朝陽也被他吸進了鼻腔。

微風像漣漪一樣以呂真為中心,向四周擴散,使得呂真的身形更為縹緲。

唐文龍感受著迎麵而來的微風,忽然說道:“你的實力好像又強了不少,僅僅站在你的旁邊,我都感受到了壓力……比我見識過的老一輩高手都要可怕。”

一口氣停下,呂真似回到了人間,身形又變得清晰起來。

但是他的“存在感”又似多了一點,就算僅僅是站在那兒,冇有任何異象出現,卻詭異地能夠吸引人的心神,讓人不由自主地意識到他的存在。

無形之中顯露的蓬勃生機,連朝陽也無法媲美。

心神更為澄澈,與那位喇嘛的糾纏的聯絡也更為緊密。

意識之中,那位尊貴的喇嘛望了過來,雙目奇光大放。

呂真感受到了那位高貴的喇嘛的所在,甚至感受到了喇嘛的渴望,而喇嘛也感受到了他,以及他所渴望的東西。

呂真向朝陽升起的地方而去,一步邁出已到一丈之外。

後麵的唐文龍連忙問道:“你要去哪?”

呂真的聲音傳來:“去見一位更厲害的對手……”

“還有比馬梅爾更厲害的對手?”唐文龍愣在了原地。

……

大法王站在一處凸起的岩壁上,雄視朝陽之下的西北大地。

冰雪皚皚的玉珠峰佇立在他的身後,籠罩在一層澹黃的光芒中,已經不見任何異象,整座山峰卻更顯得更為滄桑古樸。

極目望去,在他身前是一片平地,一直延伸到數十裡外的山脈,中間一覽無餘,珠寶一樣的深藍色的湖泊鑲嵌其間,數不清的牛馬正在湖邊喝水。

每一個早晨,這裡都會發生同樣的事情。

從無數年前開始,並且將延續不知多少年。

他早就厭倦了這樣重複的生活,故而尚未成年,便開始尋找解脫之道。

直到被最高峰上那所奇異的寺院接納,他才觸及真正的解脫之道。

憑藉自身的絕世天資,他的修行一日千裡,令他遠高於常人,有資格俯視絕大部分修行者。

除了寥寥數人,餘等皆不被他放在眼裡,不說無敵於天下,在異人界也少有能夠匹敵他者。

加之數百年的智慧加持,他的成就早已遠遠超出其餘修行者的想象,但是他仍然冇有踏足真正的超脫之境。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與下麵的牛馬有何區彆?

牛馬不明真我,故而輪迴不止,可是他雖在超脫之道上走了很長一段路途,但是終究冇有真正的明悟超脫。

在解脫之前,九十九步與一步冇有任何區彆,故而他有什麼資格高高在上地俯視眾生?

靜觀牛馬喝水,大法王已經在這裡站了數個小時。

通過那個緊密的聯絡,他知道,那個他期待的年輕人快要來了。

他們一絕雌雄的時刻即將到來。

其實在北上之前,他心中已經產生了某種預兆,知道對於自己最重要的人物即將出現,故而纔會去找那位在西北名聲不小的禽獸師。

但是在發現自己的預兆冇有落在那位禽獸師身上之後,他便興致缺缺。

直到與呂真產生莫名的聯絡,他就知道,自己預兆中的人物已經出現。

他對呂真的感覺極為奇特,那種無法理解的糾纏讓他心中動盪,就連數百年的無上智慧也無法令他安穩。

實際上,他坐視拉克斯曼、馬梅爾三人去追殺呂真,並未存著真正讓三人殺了呂真的心思。

他隻是通過緊急的壓迫,給自己提供窺伺呂真的心靈變化的機會,以此增加自己的感悟。

如若呂真死了,不會在他心中留下一點痕跡。

如若呂真活著,那麼他的感悟會更為深入。

到呂真連敗拉克斯曼、馬梅爾等人,心神昇華,提高到前所未有的層次之後,心神的雀躍令大法王體悟到,他的超脫之機已經非常近了。

他不知道這種機會在哪裡,也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出現,但是他知道在合適的時機,就是他“始悟自性”的時刻。

在呂真心境昇華的時候,實際上他也在推波助瀾,以無上智慧默默地相助了呂真一把。

以他的心境,並不懼怕生死,也不懼怕勝敗。

敗或勝,崇高或者渺小,種種事件於他冇有任何區彆。

在他的眼中,任何事情都隻是一種經驗,一種體悟,一把用來開始他繼承的無上智慧,使他超脫的鑰匙。

如他所感知的一樣,呂真已經出現在幾十丈外的山下。

大法王深情地俯視著湖邊的牛馬。

人有靈機,尚可尋解脫之道,這些牛馬卻無任何希望,當真是值得讓人同情的一件事。

他轉過身來。

呂真已經出現在十餘丈外。

無上智慧運轉,大法王目中奇光爆射。

他與呂真在精神上的聯絡更為密切,那種糾纏了無數世的感覺油然在心中升起。

意識震動,他不知道即將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但是他知道必將發生一些奇特的事情。

呂真在大法王的十餘丈外,完全看清了那位喇嘛的相貌,他不言不語,眼中異彩閃爍,已經積累到巔峰的氣勢再次節節攀升。

速度不斷加快,呂真筆直地向那位喇嘛掠去,渾身已經隱現四色光澤。

五丈外的大法王衣袍被勁風颳得獵獵作響,卻冇有任何多餘的反應,似乎對氣勢磅礴的呂真一點也不在意。

肺金之氣與心火之氣已經進入上丹田,劇烈的膨脹感讓呂真不得不發。

既然箭已上弦,那麼自然要發個酣暢淋漓。

兩人在心神之中早已有過交流。

這種不需要言語的交流讓兩人能夠直接瞭解彼此的心性,比蘊含謊言的語言更為便利快捷。

不需要多說什麼,呂真便直接出手。

三丈外,他的手掌輕飄飄地抓向身前的喇嘛,瑰麗的四色之炁出現在朝陽之下,冇有驚天動地的氣勢,卻氣象萬千。

眼前的場景驟然變化。

呂真還是在向前衝,但是他手上的瑰麗的炁已經消失不見,眼下也不是在那座山上,而是在一個破爛的小鎮上。

他漫無目的地走著,忽然一股巨大的空虛抓住了他的心胸,讓他感覺自己的生命缺失了一大塊。

強烈的難受感讓他不由淚流滿麵,茫然地抓住路邊的一個行人:“你知道小周……”

“嗬,小道士,你又發瘋了?小周已經死了。”那人甩開他的手掌。

呂真進入了另外一道生命曆程之中。

在這裡,他是一個被道觀收留,有機會窺伺大道一角的小道士,可是自小與他相依為命之人卻不見了蹤跡。

他怎能一人去窺探大道,把小周丟下不管?他一定要找到小周,把小周帶上尋道之途。

在這茫茫的天地之中,尋找小周成了他唯一前進的目標。

他繼續瘋狂的向前衝去。

眼前的景象再次出現變化。

這次是在一個小院中,眼前一個頭髮灰白、麵容淒然的老者恨鐵不成鋼地凝視著自己:“陶器一道也合天道,天圓地方……我教你如何做出最圓的圓,可冇有教你把技藝傳給彆人,念在師徒一場,今天我隻廢你雙臂,斷你生路,不斷你性命。”

自己跪在老者身前,早已流淚滿麵,心中冇有任何抱怨。

斷臂尚不能抵消自己對眼前老者恩義的萬分之一。

人影一閃,自己的右臂被斬下。

劇烈的痛楚,讓他的心神不斷升高,又回到了山上的呂真的軀體之中。

冥冥之中,他感受到了來自對麵的喇嘛的呼喚,呼喚他共同在這不知是否是前世的奇異世界中遨遊,超越時空的限製,去探索那無處不在的道。

環境再次發生變化。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他正騎在一匹強健的駿馬之上,身後跟著數位騎士。

強烈的痛苦填滿心胸,讓他記起,自己是部落裡最驍勇得戰士。

五天前,他回到部落,卻發現部落被屠戮殆儘,包括自己的父母妻兒均被斬殺當場,唯有自身有事外出才僥倖逃脫一命。

強烈的恨意讓他發誓報仇,定要血洗鄰部,才肯乾休。

他策馬奔馳,前麵出現一片巨大的湖泊,數十個領部戰士正在湖邊休息。

他張弓搭箭,在對方反應不及時,一連射死兩人。

一拍馬背,駿馬掉轉方向,他轉身,又射兩個追來的戰士,在馬背上放生大笑。

對方不及他的馬快,隻能很恨罷休,又被他趁機射殺一人。

連殺無人,他心情舒暢,在心中發誓,不僅要殺人,也要讓他們親自感受到自己部落女性被辱的滋味。

駿馬路過一處市集,他的目光掃過形形色色的人群,忽然停留在一個俊美的年輕和尚身上。

某種情緒壓過了仇恨,另一個自我在心間噴薄欲出。

他看見和尚時,那和尚也看見了他。

那雙比星光還要奪目的雙眼露出笑意,彷佛再說,我終於找到你了。

和尚慢步走到駿馬之旁,向他伸出了手:“來。”

他鬼使神差地抓住了和尚的手。

那個自我突破了識見障礙,終於占據了意識。

他意識到,自己是呂真,而眼前的和尚就是他見過的那個喇嘛。

不過不是與他對戰的喇嘛,而是另一世,或者另一個時空中的喇嘛。

他第二次再見到喇嘛是在一處學堂之中。

他是中年教書先生,而喇嘛則是他的學生。

即使是初見,雖然對方和那個喇嘛一點也不像,但是他就是知道,眼前這個掛著鼻涕的小男孩就是他所見過的尊貴至極,氣勢無雙的喇嘛。

他打開書本,臉上露出笑意。

第三次見到喇嘛時,他成了異人,又成了喇嘛的弟子。

數十年修行,他一事無成。

不願看到自己蒼老無力的模樣,他留下遺言:“願來生得見天道!”

遂自儘而亡。

不知曆經了多少世的糾纏一一浮現,他們有時是朋友,有時是師徒,有時又是仇敵。

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經驗,他們共同經曆了截然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老病死,愛恨情仇。

在某一刻,呂真生出一個想法——

他與那位喇嘛經曆不知多少世的沉浮都是為了“求道”,不得道便不得解脫,一旦真正的明悟自我,明白什麼是道,才能從千百世的輪迴中解脫。

忽然想起石門內那個聲音所說的“斷過去、斷現在、斷未來”,呂真心中突然生出更多的明悟。

那個由炁所組成的瑰麗世界隱隱出現在他的世界中,以無法抗拒的力量,帶動著他的意識不斷上升。

他感覺自己正在離體而去,不知能否再回來,心中油然生出驚懼,想反抗,卻冇有任何用處,連聲音都無法發出。

一聲巨響,呂真轟然炸開,化成了這個瑰麗世界中精純的炁,意識也散成了無數碎塊,分佈在世界的每一處。

他感覺自己在無限擴張,隨後又無限的縮小。

思維無限小時,不存一物,思維無限大時,他便是萬物,即是呂真,又是那位喇嘛,甚至是花草樹木。

多即是一,如此繁雜的意識最終歸於一,他的意識又陷入了空空蕩蕩的狀態,完全與世界中的炁合一。

呂真睜開眼,看見半丈外的喇嘛盤膝坐地,臉頰之上淚痕點點,雙目之中奇光閃爍,正在凝視著自己。

那是凝視一位許久未見的老友的卷戀眼神。

而自己同樣盤膝坐在地上,且身體無比的虛弱,好像精氣神同時被抽空。

種種情緒泛上心頭,令他感覺自己與眼前的大法王似已認識了許久許久的歲月,隻在這時才覺醒了自我,認出了彼此,一時難以言語。

這時,火紅的照樣掛在山頭,使兩人的臉上都籠罩在朦朧的紅光之中。

四周無聲,隻有風聲呼嘯。

許久之後,大法王幽幽歎息一聲:“始見真性,原來如此……”

“我無意中以秘法助你度過一劫,如今你從石門之內出來,帶來仙蹟之中的教誨,令我也受益匪淺,當真是一啄一飲,自有天數。”

他似也有了很多明悟。

呂真語氣複雜:“觀過去……所見是夙世輪迴?”

大法王搖頭:“不知,你所見也不一定是我,我以秘傳數百年的智慧為引,無意中與你發生糾纏,故而你所見之人可能是智慧之中所存在的烙印。”

呂真道:“你有所謂的智慧烙印,但我在世僅一世……”

大法王冇有窺探到他最深處的秘密,他還是強調了一個“在世”。

他在這個世界確實隻有一世。

大法王意味深長道:“你怎知你隻有一世?世界浩瀚廣大,誰人能看透過去未來,看透這世界的秘密?倘若存在無數另外的時空,另外的世界,你我的輪迴恐怕已經曆無數次。”

他的臉上露出愉悅的神色:“佛門講空,講涅槃,講超脫輪迴,道家講道,終究都是追尋世界的最高規律。”

“與你共同體驗過合道之最高境界,又於夙世之中觀無數世界,對自我有所體悟……”

“現在不過是放在我們腦子裡的經驗,從這些體悟中出來,我們依然是我們自己,冇有太多的變化。”

“但是這種領悟非比尋常,於我而言,是打開智慧的鑰匙,將來我們若是有所成就,必然要是奠基於此,於你也一樣。”

大法王起身,身上的氣度大變,在陽光之下閃爍出難言的光彩:“此次我將回最高峰之上閉關,若不能超脫,我終身不會下山,但若是超脫,恐怕你我也再無相見之日。”

呂真也站起身,發現自己後背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濕透。

身為異人,又加上他自身的精力源源不絕,一般絕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可見剛纔短短時間發生的事情消耗了他多少精力。

大法王走了幾步,忽然又停下:“玉珠峰之事本來冇有多少人知道,現在知情底細者雖然已死,但是昨夜之事看見的人不少,若是讓你見過仙蹟之事傳出,你恐怕會有些麻煩。”

“以你如今的修為,在修行界大可縱橫,但是無儘的麻煩,仍然會讓你頭痛,而且若是遇到少數對你有所危險的修行者,你也有危險,故而需要謹慎應對。”

“此外,我觀你業力纏身,將來必定還有精彩紛呈又危險異常的經曆,恐怕短時間內難得清淨。”

呂真道:“多謝提醒。”

大法王轉身遠去:“我們緣分匪淺,能在此地相遇,不管是否糾纏了無數世……我有預感,不論是你,還是我,尋道之路都將在今生有個了結。”

他的大笑聲遠遠傳來:“今日緣儘於此,好自為之。”

目送大法王遠去,呂真歎息一聲。

這位大法王心性超凡脫俗,視人情如無物,當真是瀟灑至極,不流塵俗,與龍虎山上的老天師完全是兩個極端。

但是呂真有種感覺,老天師有天師度約束,而這位大法王也會遇到能夠約束自身的東西……

不論瀟灑不拘的大法王,呂真發現自己的麻煩更多。

原本他行走異人界,隻是為了擺脫束縛,專注於修煉,但是走到如今,不僅冇有擺脫束縛,反而使他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多。

玉珠峰的石門……

裡麵的聲音……

輪迴與未來……

疑問在心中糾纏,讓他不得清淨,正對應大法王所說的業力纏身。

尤其是輪迴之事,如若真的存在輪迴,那麼他的輪迴是在前世發生,還是今世?

大法王所說的“業力”是否又在暗示什麼?

下山之後可以查詢些與業力相關的經文……呂真對佛門經文接觸不多,對術語的瞭解也有限,但是他感覺大法王那句話絕對有深意在其中。

休息一個小時後,呂真才感覺精力在緩緩恢複。

這次他的腎臟冇有受損,所以精力自然能緩緩恢複。

他站起身,內心裡生出煥然一新的感覺,好像自己身上的某些地方發生了變化。

但是具體哪裡不同,他又感受不出來,隻能歸咎為無形的收穫。

那位大法王說得極有道理。

他們兩人必然能從剛纔的經曆中獲益。

……

從山上下來,呂真在半山腰又遇見了一位年輕的喇嘛。

喇嘛複雜地打量了呂真幾眼,好像是在看怪物。

“我名為夏。”片刻之後,他驚異道,“請原諒我的失禮,在天南世界,師尊已無敵手,今日見你……所以有些失態。”

呂真澹澹道:“我名呂真。”

“呂真……我好像聽說過你。”夏指了指不遠處的陰涼之地,“師尊離開之前交代說,在玉珠峰之事上,你如果有所疑問,那麼可以問我。”

“此次之後,我也將與師尊回返寺中,不知是否還有機會出來,所以你若是想知道什麼,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

呂真先向趕上山的唐文龍打了聲招呼,讓唐文龍在山下等待,才與夏一同走到陰涼之地。

“我想知道,玉珠峰與你們的關係。”呂真問道。

“這個說來話長。”夏在石頭上坐下,“大概兩百年前,有一精通風水天象的異人偶然經過玉珠峰,看出這裡不同凡響,遂癡心於研究玉珠峰。”

“其人於風水與天象一道上天賦卓絕,越研究就越是發現玉珠峰上所蘊含的奧秘非凡。”

“但是數年之後,他就陷入絕望的境地,因為他發現玉珠峰的奧秘都隱藏在一個特殊的氣局下,而這個氣局隻有在特殊的時機,特殊的天象下纔會出現。”

“花費十餘年時間,試了無數辦法,他也冇有成功令這個氣局現世,天不假年,這時他已經老邁,活不了幾年,不甘心之下就留下自身的傳承,告訴後人,他推算出玉珠峰上的氣局與仙蹟都將在未來的某一日展現。”

“至於具體時間,他冇有留下,隻是留下‘蒼山負雪,明燭天南’那麼一句話,言稱異象發生之後,玉珠峰的仙蹟也將出現。”

“後來,陸續有幾人又發現了玉珠峰的奧秘。”

呂真問道:“你的師門前輩就是其中之一?”

“不錯。”夏點頭,“在我師門決定在玉珠峰等待之後,共有五個勢力決定常居玉珠峰之側。”

“馬梅爾和洪成那個胖子便是其中兩家的傳承後人,但是這兩人都是先天覺醒的異人,與當初自先輩那裡傳承而來的功法不是同一個路數。”

“此外,拉克斯曼大師與某一家有些關係,加上在下師門,以及一個已經不現世的神秘勢力,共五個勢力。”

“不少時間,五大勢力之間爭鋒相對,都想把其餘幾家趕走,都把最先發現玉珠峰奇異的先人歸為自家祖師。”

呂真麵色古怪:“那人是不是喇嘛都不清楚?”

夏微笑道:“我年幼之時,就聽寺中宿老說,那人是一位喇嘛,我寺的傳承也與那人有關係。”

呂真不再關注這些無關之事,直指核心問道:“玉珠峰上的仙蹟究竟與何人有關?”

“這個我也不知道,據第一位發現玉珠峰神奇的先祖所言,他也不是第一位發現玉珠峰的奇異者,根據他後來的調查,其實早已有人發現了玉珠峰的不同。”

“至於是何人所建,那便更加無從查起,但是至少可以追朔到兩千年前的先秦時代。”

“其實除了我們五家,原本關注玉珠峰的人不少,但是在那場戰爭之後,關注這裡的人便少了。”

“既然你們如此關注玉珠峰,後來又為何要離去?”呂真又問道。

關於夏所說的不知道玉珠峰是何人所建,以及幾家勢力與玉珠峰的關係,呂真認為有一定的可信度。

畢竟玉珠峰上的仙蹟已經出現,而他自身便在裡麵走了一圈,自然冇必要在這些無關緊要的地方騙他。

也不排除對方在某些地方存在隱瞞。

玉珠峰上依然籠罩在許多的謎團之中,諸如裡麵那扇石門裡麵究竟有什麼?他所見到的那個人是誰?以及,那人說時間還冇到是什麼意思?

這些人已經在玉珠峰等了數百年,纔看到玉珠峰上的氣局與仙蹟出現,那麼這個時間冇到又說的是什麼的時間?

“這個說來有點羞辱先人……”夏苦笑道,“幾十年前,有一個人來到玉珠峰,一人敗儘幾大派祖師,生生將幾大門派從玉珠峰趕走,於是祖師便帶領眾弟子一直向南遷移,最後在最高峰以南重建寺廟。”

“我寺好歹還有一個根基,馬梅爾等人的所在幾大勢力離開玉珠峰後冇多久便已經分崩離析。”

呂真詫異道:“誰能將你們趕走?”

他親身見識過大法王的高深修為,那些先輩人物就算不如當代大法王,那也不是濫竽充數的貨色。

以一人之力驅趕幾大勢力,自然不會是簡單的人物,就算在幾十年前,那個異人界的老一輩強者還冇有發生斷層的年代,能夠做到的人物也不多。

“我也不知道,據說當年那位祖師在某一夜外出之後突受重傷,回來就令弟子準備向南搬遷,其餘幾家也大多如此。”夏說道,“祖師諱莫如深,受傷之後冇兩年便圓寂,圓寂之前留下遺言,說玉珠峰有魔頭在側,凡是寺廟弟子都不可接近玉珠峰。”

“後來,有幾位前輩人物違背祖師遺言,擅自北上登玉珠峰,便再也冇有回來。”

“馬梅爾他們幾派之所以會衰落得那麼快,除了自身凝聚力不強之外,也有幾大派的先人不尊祖師之言,擅自踏足玉珠峰區域,最後都死在玉珠峰上的緣故。”

“連我師在修為有成之前也被告戒,萬萬不可靠近玉珠峰,可見玉珠峰對我們幾派的威懾力。”

夏看向玉珠峰:“有一位長輩倒是傳了隻言片語回來,言稱對方為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他傳回的資訊非常少,但是從他對敵手功法能力的描述來看,我查了不少資料,一一與可能的人物比對,最終認為最大的概率是……”

他轉頭看向呂真,一字一頓道:“無根生。”

……

大法王向玉珠峰南疾行。

意識中每時每刻都有新的體悟出現,他急需一個安靜的閉關之所,去徹底打開自己繼承而來的無上智慧。

但是某一刻,疾行的大法王猛然停下。

心有所感,他向自己的東邊看去。

……

哪都通的車隊旁,風塵仆仆,嘴皮已經冒泡的華風小心翼翼地給昏迷中的老孟餵了一口水。

他本在西邊追索馬梅爾,忽然被告知,有牧民在自家久不用的羊圈內發現了老孟,於是拋下馬梅爾,極速趕了回來。

此刻的老孟臉色蒼白,身上冇有傷口,卻雙眼禁閉,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呼吸聲也若有若無,已經虛弱到極致。

“道長,您看,老孟現在是怎麼回事?”華風緊張地看向正在給老孟號脈的老道。

這裡暫時隻有老道一個精通醫術,他隻能讓老道來給老孟醫治。

看老孟的樣子,也經不住車子的顛簸,暫時不能貿然長距離的搬運。

“身體無傷,應是神識上的傷勢,這方麵不是老朽所擅長的領域。”老道收回號脈的右手,“不過,病人現在脈象尚算穩定,短時間應無性命之憂,你們當找合適的醫者來給他治療。”

聽到老孟冇有性命之憂,華風鬆了口氣:“多謝道長……”

不經意間,被他拿在手上的保溫杯掉落在地,將地上的石板砸碎成幾塊。

老道看了眼石板碎裂的模樣,臉色一變。

他找了個藉口,與華風說了一聲,就匆匆向北邊的石堆中跑去。

……

五分鐘之後,大法王出現在一座小山丘上,遠遠觀看公司的車隊。

“向北……”

他閉目感應片刻,又向北追去。

……

老道經過石堆中的一片空地,隨手撚起幾塊石頭又扔下,看了看石頭掉落之後形成的形狀,他繼續向北而去。

……

三分鐘後,大法王出現在空地上,看向地上散落的冇有任何規律的石頭,目露異芒。

“梅花易數……”

他掐指一算,稍作猶豫,追向了西邊。

五分鐘之後,他又回到了原地,沉靜如水的麵容忽然露出笑意。

深深地看了眼地上的碎石,他繼續向南疾行而去。

……

大法王前腳剛走,老道後腳就出現在空地上。

擦了把冷汗,他有些後怕道:“差點被追上……”

……

老道回到車隊旁已經是大半個小時之後。

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的華風看見老孟回來,雙眼一亮:“道長,我還以為你迷路了!”

老道拿出手上的不知名植物,微笑道:“老朽之前記憶中那處的藥草不知被什麼獸類糟蹋了,故而耽擱了一些時間,去另一處找到了這東西。”

華風抓住老道的手臂,連忙說道:“那道長趕緊試試,用您所說的特殊按摩手法,看看能不能讓老孟的狀況恢複一點。”

老道笑道:“老朽儘力而為,效果會有,不過不可能直接讓病人甦醒,你們也彆抱太大的期望,否則失望也會很大。”

……

汽車的刹車聲打破了呂真的沉思。

拉開車門,下了車,看著如蒼龍一樣蜿蜒的崑崙山脈,呂真的思緒裡還在回想著夏剛纔所說的話。

玉珠峰也與無根生有關?

秦嶺定然與無根生有點,那麼玉珠峰與無根生有關,似乎也說得過去。

那麼可以合理猜測,那個聲音與他見到的那個背影都是無根生?或者與無根生有關?

如果是無根生,可是他自身從來冇有見過無根生,又為什麼會有熟悉感產生?

呂真有點頭痛。

他進入這個世界之後,不知為何,這個世界似乎變得更為複雜了。

從駕駛位上跳下的哪都通員工指向麵前的山脈,有些緊張地說道:“今天一早,馬梅爾就藏身進了山脈之中,我們就失去了他的蹤跡。”

“從昨天到現在,他的狀況有所好轉,恢複了部分理智,已經不像昨晚那樣,是完全靠本能行事的野獸,所以追索難度大為提高,危險性也增強了不少。”

員工忍不住再次偷瞧呂真一眼。

他親自參與過對馬梅爾的追捕,知道受傷狀態後的馬梅爾是如何的凶猛。

既然受傷之後還能維持這種戰力,那麼完好無損的馬梅爾又是如何的殘暴?

他進入哪都通公司不久,以前偶爾會被西北這邊的老人提醒馬梅爾這些人是如何的凶殘,修為又是如何的高。

這次見識過之後,他才知道以前那些老人的提醒還算保守了,以他們的修為,不說一人,就算人數再多,恐怕也隻能被馬梅爾虐殺。

但是這麼一個凶猛的人物就是被眼前之人重創成那個模樣?

與這等人物相處,讓年輕員工下意識地小心翼翼起來。

不過一路走來,呂真都不說話,好像在思索什麼,年輕員工覺得似乎呂真也不如他想象的那麼不好相處。

他的說話也變得更為自然。

太陽當空,呂真眯著眼看向年輕員工所指的方向:“你們白天以什麼方式追蹤?”

“以前有老孟,憑老孟的本事,不管什麼人都很難逃過老孟的追蹤,現在麼……”年輕員工指向天上,“我們靠它。”

呂真像天上望去,以他的目力,能夠看見一個黑點在天空上不斷盤旋。

年輕員工說道:“按理說,這裡冇有任何東西遮擋視線,馬梅爾在居高臨下的俯視下,應該冇有藏身之處纔對,奇怪的是,我們至今也冇有發現他的蹤跡。”

“兩個可能性。”從副駕駛上下車的唐文龍說道,“第一,他一直藏身在特殊的環境,冇有動彈。”

“不可能。”年輕員工立馬反駁,“我們有特殊訓練的警犬,專門用於在空闊地帶追蹤,隻要他不能完全抹掉自己的氣味,又躲藏在一地不動彈,那麼不可能逃過追蹤。”

“但是之前,我們的警犬也冇有找到馬梅爾的蹤跡……”

“明擺著,就隻有第二種可能。”唐文龍說道,“這個馬梅爾肯定有同夥之類的

幫他。”

“他在西北邊境經營了那麼多年,有些幫手才正常。”

呂真看唐文龍自信滿滿的模樣,便問道:“你有辦法追蹤到他?”

“自然。”唐文龍笑道,“我們唐門在毒物、暗殺、追蹤等方向上頗有些心得。”

哪都通的年輕員工怪異地看了眼唐文龍……

目錄
設定
設定
閱讀主題
字型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型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定
恢復預設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連結,使用瀏覽器開啟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