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玄幻 > 我能降維修真 > 一四零 實力=地位=機遇

我能降維修真 一四零 實力=地位=機遇

作者:無境界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3 20:28:36 來源:asxs

戰鬥持續了大約一個小時。

消耗的能源,周寧用係統給出的公式粗略換算了一下,大約是900億度。

周寧接的,前世三峽水電一年的發電量,過了千億度了。

所以說,打仗是真燒錢,尤其是這等幾乎純以能量為消耗的、高烈度作戰。

當然,這900億度電並非全都打出去了,能量防護罩纔是耗能大戶。

畢竟它並非應激啟動,而是一直保持著運轉的狀態。

隻不過通過技術可以卡擋,平時消耗是低擋,應激就是高擋。

為了這場戰事,周寧在橋頭堡這邊又連續碼放了兩座動力塔,纔算是保持了能源供應始終充沛。

結果怪異的瘋狂低於他的預料。

明明數量還眾,卻不肯再來送死了。

能源頓時就顯得過於充裕,已然超過單位時間的儲存能力。

而動力塔的湮滅反應爐,可不象煤氣灶那般開關火容易。

這大把的能量,浪費了就太可惜了,用以大建吧!

先針對這個區域的地麵,打造成厚度三百丈的能量岩磐,防止潛地係的怪異搞幺蛾子。

還有,營盤擴張。目前的區域視作內城,向外拓展中城和外城。

同時打造更多、更堅固的工事。

另外就是派遣隊伍,武裝收屍。

耗費這麼大,總得回回血,他的體係,汲精華,拆零件,化廢為寶的能力非常強,自然要將這優勢儘量發揮出來。

這不,煞力汲取器又被放出來了,在橋頭堡的上空,形成一個個碩大的氣流旋渦。

係統已經給出提示,這冥界,是人造的高檔次的結界,尚在進一步完善中。弱點有兩個:

1,構建結界的法則較為刻板。猜測為某種法器造就。故而套路、刻板,冇有充分結合現實條件。

2,支撐結界的超凡能量相對稀少,且分佈不均。若是能夠針對性抽取,不但能獲得高價值的超凡力,還有可能消減冥界效果,減緩成型速度,甚至癱瘓一個區域,乃至令整個冥界都為之崩潰。

周寧一聽這個,頓時來情緒了。

不過他冇打算立刻就采取行動。

一方麵,它現在是出頭鳥,多少人明裡暗裡盯著他,他覺得他的表麵已經足夠了,不適合再有大動作。

否則不但會惹來天魔們的集火,還等於是逼著古杭山的仙人提前發動攻勢。這得得罪多少人,要知道現在人都還冇到齊呢。

另一方麵,天魔們對漏洞應該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一旦他有針對性的動作,多半會觸發其關注。

針對這個問題,他想到了三個具體的解決策略。

1,就是現在這般,使用汲取器。目的不是為了獲取多少超凡力,而是為了讓這個操作,成為他人眼中的常態表現,而達到麻痹效果。

2,等待合適時機,比如說超凡大軍入冥界作戰,這個時候注意力很容易被大軍吸引,就很時候偷摸的挖冥界的根了。

3,趁著還有些時間,儘可能多的調集和製造汲取器。

這東西他現在手頭上不多,大部分在荊獄三地那邊使用著。

他琢磨著,這種挖根操作,也就能矇蔽一時,不能指望天魔始終發現不了。

冥界失穩,必有征兆。天魔們一查,也就知曉原因了。

所以,隱秘固然重要,更重要的還是快。

這就跟打仗時,搶收莊稼是一個道理。偷著割,就不如快快割,冇等對方做出足夠的反應,這邊已經收割的差不多了。

心中有了計較,將任務分派下去,周寧便返回幽界碟台了。

雖然他到現在也冇有徹底擺脫手搓器物的工作,但跟早期非他不可的情況比,已經好太多。

另外,他也是有意給自己安排些工作。

人不能閒,一閒下來懶惰就會滋生。等真需要發力時,就變得腰來腿不來,心有餘而力不足。

回到碟台不久,白骨菩薩就遣人來,邀他去高台一晤。

等到了高台,發現這次與會的,除了秦月清、顧長庚,還有另外三位超凡勢力的話事人。

白骨菩薩為雙方引薦。

其他人倒也罷了,魔宗死道三位道主之一的幽冥道主龍婆子,卻是讓周寧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驚肉跳。

從形象氣場的角度看,龍婆子是最尋常的一位。

就是位衣著整潔得體,引髮梳理的一絲不亂的慈祥老嫗。

她本人的存在感甚至比不上其手中的那柄龍頭杖。

然而,係統卻是示警,龍婆子對他惡意滿盈,並且有秒殺他的能力。

這情報讓周寧十分吃驚,這也就是這兩年來,心性成長了不少,換成剛穿越那會兒,已經七情上臉了。

畢竟從穿越到現在,他實際上從未遇到過生死完全不由自己,近乎連抗爭可能都無的情況。

秒殺他,這可不是指某個角色,而是他的思維意識。

這種命不由己,抗爭無效的感覺,無疑糟透了。

本能的,他想立刻開啟係統空間的傳送門,前往避難。

可理智告訴他,如果龍婆子真如係統所言,能夠秒殺他,那麼他將連開傳送門的機會都無。

甚至,他過激的反應反而有可能刺激到龍婆子,令其痛下殺心。

正因為有這種逃都不敢逃,也逃不掉的情緒打底,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周寧度過了一段日後每每想及,都令他感到羞恥和憤滿的時光。

虛與委蛇,客套周旋。

周寧最為討厭的一種社交模式,這時卻不得不為之。

不久前,他還在天下修士麵前露足了臉。

就感覺彷佛是命運在惡意十足的嘲諷他。

周寧跟顧長庚在內的好幾位大老、初步確定了交易意向之後,便返回了自家碟台,興致大壞,連汲取器都不想搓了。

在屬於自己的碟台上,幽冥道主龍婆子,同樣心情不佳。

她的年紀已經超過了六千歲,近千年來,她都冇有象今天這般憋氣過。

她是真的很想乾掉周寧。

原因也簡單,死道城皇計劃中的城皇胎,可以理解為她產的卵。

當然,這個卵產的並不正經。是通過法術儀式造就的。

但從超凡血脈的角度講,城皇胎,跟正經誕下的嬰兒,並無差異,甚至有過之。

因為,尋常的嬰兒,無法承受父母過於磅礴的血脈之力。

為此,遺傳封印就成了必然。

而城皇胎,由於是體外、術法孕育,能夠承受的自然就更多。

就等階來說,城皇胎,乃先天胎,跟洪荒時代的嬰兒,又或剛誕生的高階魔蟯,是一個格位。

這樣的存在,絕對是逆時代的產物,難生、更難養。

這也是為什麼死道動輒要獻祭一座城池數萬生靈的原因。

龍婆子不惜耗費自己的精血和核心力量,整一堆城皇胎,自然不是因為活的時間太長,孤獨了太久,以至於突然母性氾濫了。

她是為了保命,已經更上層樓。

死道靠闖死關,一次次爭命存活。

但人力有時而窮,龍婆子就是潛力耗儘,根據她的掐算,未等她攢夠下一次闖關的資本,死亡就會先一步降臨,屆時,她連一成活命機率都無。

那麼,就需要另辟蹊徑,自我拯救了。

城皇計劃,讓她看到了一個可能。

隻要城皇信仰體係立起來,她這位眾皇之母,自然也是水漲船高,藉機該走神道,至起碼,靈魂不入輪迴,穩住這基本盤,再圖謀其他。

結果,周寧簡直就是她的剋星。

冇錯,周寧的身份,已然暴露。

天下無難事,隻怕有心人。

以前,冇誰願意付出高昂的代價,去測算周寧的根腳。

現在不同了,他搞出的一係列動靜,成功讓死道眾感受到了痛。

不差錢的龍婆子動怒,賭這口氣,也要查清楚他的根腳。

冇能徹底如願。

因為想要徹底搞清楚周寧的秘密,就繞不開係統,而想要查係統的根腳,難度直接提升千倍、萬倍。

之前死道、奇門測算周寧而遭反噬死亡的,就是測算時,切入點不對,以及情報探取範疇過寬,力度又過大,觸及係統,然後遭遇絕強反噬,掛了。

龍婆子一定程度的吸取了這些教訓。

當然最關鍵的是,她足夠豪橫。六千年的積累,讓她可以有錢任性。

然後她便發現,從始至終,從新州到光州,都是周寧這個壞種一再破壞她的好事!

這讓她動了真火,她發誓,一定要除掉周寧,出這口惡氣。

當她做好了準備,打算動手時,討魔詔一夜之間,傳遍天下。

龍婆子算出周寧也會赴會,便打算半道阻擊。

奈何周寧鴻運正盛,白骨菩薩主動邀請。

白骨菩薩也是有著防測算的手段的,漏算了這個要素,龍婆子的測算就不準確了。

畢竟並不是所有超凡者,在預測方麵都能跟奇門的衍天儀軌演算法相提並論。

龍婆子藝業不差,很快就通過超自然感應,察覺自己的推算有誤。於是第二次測算。

這次測算,她算到周寧會路遇故舊遇險,出手幫忙。

冇錯,就是李珂所在的金烏聖堂團隊在魔獄艱難跋涉。

被龍婆子算到了。她還故意在遠處蹲點。為的就是怕自己過早的進入事發地,乾擾到事件的進程。

她打算等周寧跟聖堂的人產生糾葛後,才入場。

然而又是因為白骨菩薩,聽了勸的周寧冇有在金烏聖堂團隊麵前暴露自己,而是派了影衛暗中保護。

這次因為周寧派了攜帶湮滅彈的影衛做援軍,因此龍婆子粗略測算的結果是,周寧已經介入。

偏差不大,卻是謬以千裡。

龍婆子遠遠的感受到了湮滅之力爆發的波動,愈發確定周寧在場,她發動了奇襲,結果……

那兩名影衛冇能走掉,其中一個被直接打成灰。另一個人都已經進入影遁狀態了,仍舊是被龍婆子的冥火燒成了灰。

泄憤之後,她便向著星穹光罩這邊而來。

等到地方了,才知曉周寧粗俗無禮,輕取好彩頭,獲得貪狼星。

之後,又見周寧成功開辟橋頭堡。

這下,就真不方便出手了。

冒天下大不違對她而言不算啥,正道諸派在她看來,不過是些道貌岸然的小人,以及個彆的理想主義者。

周寧背後可能存在的隱世門派,她也不是很怵,隻要她刀夠快,她不信隱世門派會為了一個死人跟她死磕。

死掉的天纔不值錢。

另外,隱世,從某種角度講就是慫嗶。這個世界的修行資源,也隻是偷偷摸摸吃點,不是份額不大,就是冇有固定的收益。

這種門派擅忍而無骨氣,她活了六千多年,也見過那麼幾個,彆人畏懼,她可不怵。

但,古杭仙山的麵子,她不敢不給。

因為古杭仙山教她做過人。

是真教做人,她尚未到蛻皮的時候,就被扒去一身龍皮,隻能化形為人,苦熬了三百多年,才把皮補上。

對龍來說,一個扒皮,一個抽筋,極刑。

現在周寧正當紅,除魔之戰尚未開始,被她打殺了,這樣一個內訌特色的晦氣開頭,她有理由相信,古杭山至少也得再扒她一次皮,所以……

她決定先將周寧這個人盯死了,順便直接的觀察一下其人成色。

然後,等除魔戰爭開啟,瞅個機會捅黑刀。

可等見到周寧本人,她卻生出了不祥的預感。

這纔是讓她在迴轉自家碟台之後,始終無法釋懷的。

她的半隻腳邁入大乘,已經有兩千年。

早在兩千年前,她就獨自覆滅過有兩位化神修士坐鎮的宗門。

讓天下修士見識了化神與化神之間的戰力差彆,可以有多大。

能令她感到不祥,絕非尋常之物。

這不禁讓她對周寧背後的勢力高看一眼。

她不怕剛正麵,她對自身的戰鬥力也非常有信心。

但,她怕對手不跟他正麵鬥,而是處心積慮的暗地裡壞她的事。

如果再來一波光州事件,她借城皇胎續命、乃至更上層樓的計劃,就會徹底破產。

想及這些,龍婆子不得不承認,現在她麵對的主要問題,並非殺死周寧,而是保證城皇計劃大成功。

她之前,是因為發現過去城皇計劃全部失敗,正是因為周寧,才自然而然的推出:城皇計劃想要成功,就必須得乾掉周寧。

但實際上這個思路不正確,或者說,未必是一回事。

破壞城皇計劃的,可以是其他人,其他原因。

周寧之前確實是敵人,下次卻不一定。

“有冇有可能,反過來成為城皇計劃的助力呢?”龍婆子忍不住這樣想。

六千年的歲月,冇有活在狗身上。

在關鍵時刻,龍婆子跳出了情緒的範疇,甚至放下了過往的恩怨,開始從解決問題的角度,去推算種種可能。

她確實想到了一種還可能,甚至能利用這次魔災來加強說服力。

不過,得跟周寧懇切的談過之後,才能確定……

目錄
設定
設定
閱讀主題
字型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型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定
恢復預設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連結,使用瀏覽器開啟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